首页>票据学院> 新闻热点 >详情页

重磅!银保监会:支持城商行联合重组 未来趋势!

2020-07-20 09:27:05|来源:|编辑:票票

分享到:

7月16日,银保监会城市银行部副主任刘荣表示,银保监会支持因地制宜、综合施策,积极推动深化城商行改革和化解风险,支持部分省份因地制宜对辖内城商行采取联合重组等方式,深化改革化解风险。这个表态意味着什么?对我国城商行的未来有怎样的趋势性意义。

一、数据显示出的我国城商行目前的现状

我国目前城商行有134家,134家城商行主要分布在什么地方?辽宁、山东、四川、浙江、河北是城商行的重要分布地,其中辽宁15家、山东14家、浙江13家,四川13家、河北11家,上述五省有城商行66家,占全部城商行数量的49.25%,接近一半。

一是从银行总资产规模看,截至2019年底,商业银行总资产规模达到240万亿元,其中国有大行、股份行和城商行分别为116.78万亿、51.78万亿和37.28万亿,城商行占比15.53%。商业银行2019年总资产同比增长9.12%,国有大行和股份行增速分别为8.27%和10.13%,城商行的总资产同比增速为8.53%。

二是从城商行的利润状况看并不乐观。2019年全部商业银行实现净利润19932亿元,同比增速回升至8.91%,国有大行、股份行、城商行分别实现净利润1.06万亿、0.42万亿和0.25万亿,城商行实现利润占比12.54%。比总资产占比低了近3个百分点。可见,城商行的资产盈利能力弱于国有大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

国有大行、股份行、城商行实现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10.79%、9.07%和1.95%。在盈利能力方面,无论是绝对盈利水平,抑或是盈利增速,城商行的盈利空间正在被侵蚀。

三是城商行不良贷款提升较快、压力较大。2019年城商行不良率较2018年上升0.53个百分点至2.32%,拨备覆盖率下降33.20个百分点至153.96%。而国有行和股份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下降了0.03个百分点和0.07个百分点至1.38%和1.64%。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都是下降趋势只有城商行是上升的,而且不良率城商行比国有大行高近一个点,比股份制银行高近0.7个百分点。2019年城商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大幅增加1414亿元,增幅高达53.16%;国有大行和股份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只分别增长15.69%和9.50%。

四是城商行对的资本补充需求更大更迫切。从整体商业银行来看,2019年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4.64%、11.95%和10.92%,城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下降了0.10个百分点至12.70%,与大型银行16.31%的资本充足率相比,目前城商行的资本补充需求更为迫切。

从整体上看,我国的城商银行无论是在资产规模竞争力、盈利能力实现竞争力、不良资产压力和资本充足率等方面看,城商行都处于国有大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的底端,面临巨大的头部竞争压力。同样的是,城商银行在底端又受到农商银行的巨大冲击,从而面临着非常尴尬的生存环境。虽然说在城商行近几年整体上保持了快速、稳健的发展势头,其资产质量、业务规模、盈利能力和风险指标等均达到历史最好水平,但整体上看仍然处于相对弱势地位。

二、我国城商银行已经成为银行业抵御风险的低洼地,合规风险仍然很大

2017年城商行年会上,监管领导就已经指出,城商行近存在脱实向虚、期限错配、杠杆叠加、风险不断扩大等一系列问题。一些城商行法人治理和风险管控滞后,形成了很多显性或隐性的金融风险。有的城商行公司治理能力薄弱,个别银行大股东将银行视为提款机,通过信托、资管、股权反复质押等手段套取银行资金,票据业务、理财“飞单”、“萝卜章”等违法案件在城商行屡屡发生

2016年,监管部门明确警示当前城商行面临六类主要风险:

一是信用风险快速聚集,关注和逾期贷款持续高位运行;二是流动性承压,管理难度加大;三是非信贷资产和表外业务快速增长,需重点关注新风险;四是经济金融环境复杂,案件风险反弹压力加大;五是城商行IT技术落后,信息科技风险事件频发;六是信贷增速放缓,利润增速下降明显。

实际上,这6大风险在目前的城商行仍然存在,而且程度可能还在加剧。

据某财经记者对 2019年一年的不完全统计,在银行、监管等金融机构被查的金融干部就有40余人。地方性银行成为“重灾区”,有20多名被查金融干部来自城商行、农商行。中小银行风险成因复杂,其中的原因之一是公司治理失效:股东力量分散,少数股东容易操纵银行的决策,公司业务由少数人说了算,难以形成有效监督制约;另外,资金上的违规关联交易时有发生,容易造成贪污、腐败等违法乱纪行为。

2020年上半年,银保监会系统共向城商行发布146条处罚系统,虽然数量并不算多,但是问题却并不轻松。

6月30日,贵州银保监局披露了对 贵阳银行的10张罚单,其中7张为贵阳银行罚单被罚款260万,3张为相关责任人罚单被罚款20万元。给贵阳银行开出的7张罚单也被认为是“七宗罪”: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重要岗位轮岗执行不到位;理财资金借助通道发放委托贷款,部分资金被挪用于兑付融资人发行的私募债、从部分理财产品中提取投资风险互换金,用于调节收益,刚性兑付;以贷还贷、掩盖不良,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理财资金投资本行信贷资产收益权;代为履职超过规定期限,股东出质银行股份未向董事会备案,违规为环保排放不达标、严重污染环境企业提供授信;以自有资金借道发放信托贷款,大部分用于置换表内信贷资产及承接类信贷资产隐匿不良。而对3个个人的处罚对象之一是贵阳银行董事和首席风险官邓勇。

2020年3月,两家城商行南京分行受到处罚。杭州银行南京分行涉及四项违规,被处以警告、罚款42万元,四项违规分别是:超期或未报送账户开立、撤销等资料;明知是单位资金允许以自然人名称开立账户存储;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违规查询和使用客户个人信息。时任杭州银行南京分行运营管理部副总经理冯加鹏被罚2.8万元。

北京银行南京分行则涉及三项违规,警告,并处罚款40万元,三项违规内容分别是:未报送账户开立资料;明知是单位资金允许以自然人名称开立账户存储;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时任北京银行南京分行法律与合规部总经理助理张晓军、时任北京银行南京分行营业部总经理陈琼分别被罚1.6万元、1万元。

三、城商银行资产规模和资本较少、抵御风险的能力较低,这是城商行需要重组的重要原因

2019年底,城商银行总资产有37.28万亿,看起来规模很大,但是如果以134家进行平均,平均每家总资产只有2782亿元;2019年实现净利润只有2500亿元,平均18.66亿元。

以浙江13家城商行除宁波东海银行外的其余12家城商行为例,2019年净利润最高的宁波银行实现净利137.9亿元,7家银行的净利润在10亿元以下,金华银行只有2亿元。

134家城商银行中,资产规模2万亿以上的有3家,分别是北京银行、上海银行和江苏银行,资产规模分别为27370亿元、22370亿元和20650亿元。1万亿元以上的有5家,5000亿到1万亿之间的有12家,4000到5000亿元的有4家,3000到4000亿元的有12家,2000到3000亿元的有21家,1000亿到2000亿元的有35家,500亿到1000亿元规模的银行有25家,14家在200亿元到500亿元之间,还有两家资产规模的200亿元以下。

有21家资本规模的20亿元以内,其中有5家银行的资本规模在10亿元以下,资本规模最小的江苏长江商业银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资本金分别为5.32亿元和5.59亿元。

资产规模小、资本规模小、盈利能力弱自然抵御风险能力低,所以,通过重组以提高发展能力和抵御风险的能力就成为必然。

根据相关报道,城商行、农商行合并重组早有先例。2005年成立的徽商银行,2019年成立的佛山农村商业银行,还有中原银行、湖北银行等均为省内多家商业银行、农商行、农信社等中小金融机构合并成立。

今年以来也有不少中小银行宣布通过重组、合作进行“报团取暖”。6月4日,常熟银行、无锡银行、江阴银行拟共同发起成立苏州农商行;6月26日,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拟通过新设合并方式共同组建一家商业银行。

通过合并重组提高商业银行资本实力、提升区域内的竞争力,相互之间发挥良好的协同效应,以拓展发展空间和抗风险能力就成为一种必然的选择。

四、包商银行重组后的蒙商银行有以下几个特点值得关注并成为小银行的趋势:

去年三家银行的风险处置可能是我国中小银行风险处置的样板,并引发人们对中小银行风险的关注。

包商银行被接管曾经引发中小银行的分化,而包商银行的重组也备受业内瞩目。包商银行变蒙商银行不仅仅是名称的改变,而是代表着整个银行的已经完全不同的内涵,甚至可以说,包商银行已经完全退出了历史舞台,历史上将来只留下曾经的一个传说和重组的样本。这个样本对我国未来中小银行的重组具有重要的示范意义。

一是城商银行未来的重组仍然是立足于地方,特别是以省内为主的思路特别明确。

从蒙商银行名称就可以看出,重组后的包商回归内蒙已经是一种必然。

包商银行从地级城市包头实际上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区域性银行,在内蒙各地有分行俨然已经成为一家全省的商业银行,更重要的是通过在北京、深圳、成都、宁波等四个城市建有四家分行,事实上已经不仅仅走出包头、内蒙已经走向区域性,名称也从包头商业银行更名为包商银行,而重组以后从蒙商银行的名称就可以看出已经成为内蒙古的银行,新银行注册地为内蒙古自治区。

回归当地、以当地特别是以省内为主,将成为未来城商银行重组的最主要模式。

二是股权结构的当地化和地方化趋势明显,并成为未来解决中小银行重组的趋势

从股权结构可以看出,重组后的包商银行将成为地方政府实际控制的银行,据相关报道,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将成为蒙商银行的实际控制人:从股权结构看,内蒙古自治区财政及国企出资100-120亿元,持股约50.16%;自治区政府将成为蒙商银行的股权控制人。

这也将成为一种未来城商行重组的趋势性模式,即城商银行将回归地方政府,并强化地方政府对商业银行风险的管理责任。

三是从人事关系来讲,蒙商银行的党委也将由内蒙古自治区政府管理。

按照目前商业银行党的关系管理体制以及加强地方党委对商业银行的领导趋势,新的银行将完全纳入内蒙自治区党委序列,成为与内蒙古银行一样的自治区管理的省内商业银行。

因此,城商行姓地方、归地方党委管理、以当地为主要业务基础,在此基础上,城商行的重组有利于城商银行提高抗风险能力和风险化解能力,也能提升城商银行的发展能力

阅读延展

最新评论

乐享数科有限公司       云票据—承兑汇票信息平台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4-2020 (www.cpiaoju.com)   京ICP备14062166号-2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B2-20182078

客服热线:400-628-7087(时间:9:00-18:00)

本站声明:请仔细阅读用户协议,本站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