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首页>票据学院> 新闻热点 >详情页

票据代理贴现合同纠纷的司法审查路径

2017-06-30 09:27:16|来源:|编辑:票票

分享到:

审查票据代理有效与否应以一般代理行为有效性之要件为判断标准,不宜对贴现银行办理贴现业务施以过苛的审查义务,但要对因其过错对自身造成的损失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2012年4月9日,原告平安银行上海分行与被告安钢集团信阳钢铁公司、案外人上海慧升公司共同签订一份票据代理贴现合作协议,约定慧升公司采用商业汇票方式与被告结算货款。为了节约票据异地交付和背书的往返成本,由慧升公司代理被告向原告申请汇票贴现并办理相关手续,贴现款直接支付至被告开立在原告上海陆家嘴支行的指定账户内。

慧升公司的具体代理权限包括:在代理期限内慧升公司有权以自己的名义与原告签订贴现业务合同,在贴现业务申请书、贴现凭证上签章,并在汇票上进行贴现转让背书签章;慧升公司在汇票票面及贴现凭证上签章时须注明其与被告的代理关系。

合作协议另约定,被告承担慧升公司代理权限内行为的法律后果,包括但不限于承担慧升公司按照该协议的约定以相关汇票向原告申请办理贴现的法律后果。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合作协议和贴现合同均系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依法成立,当属有效,缔约各方理应恪守。慧升公司作为被告的代理人,在合作协议的授权范围内与原告签订贴现合同,并依约在相关合同、汇票、凭证上注明了其与被告的代理关系,该等代理行为未超越被告的授权范围,且合作协议并未要求慧升公司在代理每一笔具体贴现业务时再次取得被告的授权,故应认定为合法有效,其代理行为的法律后果应由被告承担。

现涉案汇票到期被拒绝付款,原告依约要求被告支付被拒绝付款的汇票金额及相应的逾期利息,具有法律及合同依据。而且原告提供的两份票据单笔传票/清单上注明的票据号码与涉案商业承兑汇票、票据贴现专用凭证注明的汇票号码经比对是一致的,被告账户显示两笔款项的到账时间和金额与两份票据单笔传票/清单也相一致,且账上注明为“票据系统”。在无其他证据证明为另外付款的情况下,被告所收取的款项可以认定为本案所涉的票据贴现款。

但原告在办理贴现过程中的操作存在疏漏,将贴现资金往来操作为行内账户转账,不能清晰体现为贴现款,也未能按照贴现合同的约定和银行业的惯常做法向被告出具贴现回单或者贴现通知书,在被告与慧升公司有多笔业务往来、其网上银行电子回单上只显示付款人是慧升公司的情况下,容易引起被告误解。原告作为专业的金融机构,在合同履行的过程中对外理应尽到审慎义务,其在操作中存在疏漏是引发纠纷的一个原因。

故法院认定被告应就贴现汇票的本金向原告承担付款责任,但对原告关于逾期利息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一审法院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本金5000万元,驳回原告的其余诉讼请求。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2年10月24日、11月14日,慧升公司代理被告与原告分别签订两份承兑汇票贴现合同,以两张出票人及承兑人均为慧升公司,票面金额分别为人民币3000万元和2000万元的商业承兑汇票向原告申请贴现。合同落款处均由慧升公司盖章,并写明“代理安钢集团信阳钢铁有限责任公司签章”。

后被告开立在原告上海陆家嘴支行的账户显示进账3000万元和2000万元。原告取得贴现汇票后,将其再次背书,但两张汇票均因到期存款不足而被拒绝付款。原告被持票人追索,先后于2013年4月23日垫付3000万元,5月13日垫付2000万元。

原告认为,根据贴现合同的约定,若汇票到期时被拒绝付款,其对被告拥有票据追索权,也有权直接要求被告支付被拒绝付款的汇票金额、相应的罚息及行使权利所付出的费用。

被告辩称,第一,其从未授权慧升公司向原告申请贴现,慧升公司的行为属于越权代理;第二,被告实际收到的是慧升公司支付的货款而不是贴现款;第三,原告在操作中未尽真实交易背景的审查义务,属于违规贴现,由此产生的票款损失应由原告自行承担。


阅读延展

最新评论

158014223152017-07-04 13:49
学习了,非常受用,非常棒的平台

云票据作为一个专业的票据交易服务平台,拥有成熟的运作团队和专业的技术研发团队,为持票人、票据中介机构、票据投融资机构、企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建立票据发布渠道及交易桥梁,致力于为用户打造一个高效、透明、安全的票据交易服务平台。

客服热线:400-628-7087(时间:9:00-18:00)

Copyright © 2015 乐享投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62166号-2云票据—承兑汇票信息平台 版权所有(010-59070557-846)

本站声明:请仔细阅读用户协议,本站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